中国市话直拨 950-4036-1840 

公司电话 +61-390-885-680 

info@bestgreenland.com.au

担忧1200万吨大麦烂在地里?澳大利亚欲对大麦双反税提起诉讼,这是又想拿中国说事?

1

出来混,总要还 – 2年调查之路

2020年5月18日,中国商务部发布公告,公布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反倾销调查和反补贴调查的最终裁定。

裁定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存在倾销和补贴,国内产业受到了实质损害,且倾销和补贴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决定自2020年5月19日起对上述产品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反倾销税率为73.6%,反补贴税率为6.9%,征收期限为5年。

其实该调查,始于2018年。

当时应中国大麦产业申请,商务部于2018年11月19日和12月21日发布公告,决定对原产于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发起反倾销调查和反补贴调查。

立案后,商务部严格按照中国相关法律法规和世贸组织相关规则进行调查,并做出上述最终裁定。

紧接着,9月1日中国海关总署发布消息显示,已经撤销了澳大利亚CBH GRAIN PTY LTD企业输华大麦注册登记资质,并暂停对该企业的大麦进口。

据中国海关总署发布的消息,CBH GRAIN出口到中国的大麦中多次检测出硬雀麦、法国野燕麦、北美刺龙葵、小麦线条花叶病毒等检疫性有害生物。为了防止有害生物传入中国,做出了上述的决定。

时隔3个月后,澳大利亚正式向世界贸易组织(WTO)状告中国,为此世贸组织将开始著手调查中国对澳洲大麦征收共计80.5%的反倾销税与反补贴税行为。

2年的贸易调查可以结案了,但是后续的影响却是余波荡漾。

但终归是很难再回到2年前了。

三月黄是否真的要“黄”?

大麦(Hordeum vulgare)俗称三月黄,禾本科植物,是一种主要的粮食和饲料作物,也是酿造啤酒的主要原料。

大麦是世界上第五大耕作谷物,种植面积约达53万平方公里。

大麦(Hordeum vulgare) ?图片来自网络

目前,全球共有约100个国家种植大麦,年产量1.2亿至1.5亿吨,产值约300亿美元。主要的产地有俄罗斯、乌克兰、澳大利亚、加拿大、土耳其、美国、德国、法国、西班牙和英国。

全球主要大麦产地国产量 ??AFN研究院、Wind

2020年,由于天气和疫情因素,欧洲、阿根廷大麦产区纷纷减产量,这也使得全球大麦市场价格出现小幅攀升。

但目前大麦的价位,仍处于合理区间的相对低点。

中澳大麦贸易冲突,并未直接影响全球大麦整体供求关系以及价格走势。

全球大麦市场价格走势 ?AFN研究院、Wind

价格未出现明显波动,而传统买方却已离场,这着让澳洲的大麦业伤了脑筋。

作为中澳贸易摩擦的首次“告状”(诉讼至WTO),大麦对于澳洲又意味着什么了?

3

大麦之于澳洲

澳洲是大麦的重要生产国之一。

澳洲大麦因其优质的麦芽和饲料品质获得公认,澳洲国内以及国际市场对于高品质的大麦需求很强。

产区方面,澳洲大麦产区主要分布于新州、维州、南澳、西澳和昆州湿润半湿润地区。

澳大利亚大麦产区 ?图片来自:AEGIC

最为出名的大麦品种是二棱春大麦,其颗粒饱满、色泽光鲜、蛋白质含量适中。收割的谷粒含水量低,适宜长期储存;被全球制芽、酿酒、蒸馏、烧酒、饲料等行业高度认可。

而澳洲啤酒大麦的声誉归功于其高品质特性和能够满足不同最终产品加工要求的多样性。谷物具有高发芽率、制芽特性稳定一致。

在国际市场,澳洲大麦占有重要的份额。

虽然澳洲大麦年产量仅占全球产量的5%,但占全球出口啤麦出口量的40%以上,出口饲料大麦出口量20%以上。

从数据而言,据澳洲统计局13年数据显示,沙特、中国、日本是澳洲大麦的主要出口目的的国。细分来看,啤麦主要出口到中国、日本和越南;饲料大麦出口到日本、中东地区和中国。

澳大利亚麦芽年产量为90多万吨,其中大约20万吨供应国内市场,70万吨出口。主要销往亚洲地区。澳大利亚国内市场对饲料大麦的需求量为200万吨左右。

截至10月中的大麦数据来看,今年澳洲大麦的总产量、国内消费量都获得了大幅增加。

澳大利亚大麦数据(截至10月中) ?AFN研究院、Wind

澳洲大麦今年产量跃升,还得益于今年的天时与地利(天气因素)。

经历长期干旱期,许多澳大利亚的粮田都变成了金黄色,农民也终于能重新补充粮仓和经济收入。澳大利亚本次大麦产量预计为1120万吨,是过去30年来的第二大收成。

澳洲农业与资源经济科学局最新预测,澳洲冬季种植的农作物产量将在本财年(2020年7月-2021年6月)提升64%,至4.79万千吨,比10年前平均水平高出20%。其中,大麦的产量将增长25%。

CommSec高级经济学家Ryan Felsman表示,“这将是4年以来最好的冬季收获季。而中澳两国的局势对农业生产者来说,还不算太糟。”

根据澳洲统计局(ABS)公布的7月贸易顺差的数据显示,澳洲对中国的大麦出口有大幅增长,7月澳洲对中国的大麦出口增长至9万吨,相较6月的3500吨有很大回升。

但持续的关系紧张(特别是“漫画事件”后),澳洲大麦对中国出口限制只能说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4

虎视眈眈的对手们

不同于铁矿石和煤炭方面占据的决定性卖方市场地位,澳洲大麦的则要同全球的同业一起竞争中国市场份额。

而对手们已然跃跃欲试。

虽然在本销售年度中国对法国大麦的需求持续增加,极大地促进了法国的出口。但无奈,今年法国大麦的收成欠佳。

航运贸易商称,据信有十几艘巴拿马级货船已被预订,用于7月开始的2020/21销售年度上半年对中国的运输,运输量大约在70万吨。一些人估计销售量至少有100万吨。

大麦主要出口国 出口量 ??AFN研究院、Wind

另一个传统大麦生产国 – 乌克兰,也因为今年天气因素,产量可能减少到730万吨,低于上年的890万吨。

但乌克兰在此时调整销售策略,本年度(21财年)迄今为止,乌克兰向沙特出口的大麦数量降至33.4万吨,低于上年同期的38.8万吨。

减少的数量都加码在中国市场。

据咨询机构APK-Inform公司称,2020/21年度前两个月中国从乌克兰进口了130万吨大麦,几乎比去年同期的65.9万吨翻倍。中国8月份从乌克兰进口了86.2万吨大麦,相比之下,上年同期为41.5万吨。

不仅加大中国市场出货量配额,乌克兰也积极布局短期(2-3年)的市场走向,增加大麦播种面积。

据乌克兰经济、贸易和农业部称,截至11月2日,乌克兰农户已经种植750万公顷冬季农作物,占到播种计划的91%。其中冬季大麦86.7万公顷,占到92%。

不仅是乌克兰,大麦王国之一的阿根廷也加速提高出口中国市场的量,更是利用中澳贸易摩擦,一举结束近3年的中国市场停滞状态。

预计2020年中国将从阿根廷进口至少25万吨大麦,明年的进口量还会进一步提高。

中粮国际进口阿根廷大麦 ?图片来自网络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已从阿根廷订购了35万吨2021年交货的阿根廷大麦,其中包括18万吨啤酒大麦(直接替代澳洲啤酒大麦原料)。预计明年中国可能进口80万吨阿根廷大麦。

在播种端,据罗萨里奥谷物交易所(BCR)的报告显示,尽管阿根廷大麦播种面积减少,但是受新冠疫情放慢出口的影响,大麦期末库存将大幅增加。

但该交易所估计2020/21年度阿根廷大麦产量为349万吨,种植面积为85万公顷,出口预计达到250万吨,而国内用量为130万吨。大麦期末库存可能达到39万吨。

有别于铁矿石,对于澳洲大麦的缺口,其实中国早已开始应对及布局。

5

中国早有应对

由于此项调查始于2018年,这给予了中国啤酒企业、制麦企业、饲料企业充分的心理预期和预备方案的准备。

这使得2020年上半年,中国经销商多以大麦提前到岸或囤货为主。不仅是政策诱导,同时也是中国国内玉米价格的上涨促进了大麦在饲料行业的大量应用所致。

今年1月至10月,中国进口玉米及替代谷物进口数量明显增加。进口玉米及替代品2091万吨,同比增加839万吨,增长67%。受国内外价差拉动,预计高粱、大麦进口还会增加。

价格上涨也反映到库存方面。目前,中国粮食库存充裕,大麦、稻谷等口粮品种能够满足一年以上消费需求。2020年以来,国家累计投放政策性粮食超过1亿吨。

中国进口大麦金额 ??AFN研究院、Wind

而作为进口澳洲大麦的主要行业 – 酿酒业,也在积极探索布局,以降低对澳洲大麦的依赖度。

其实,中国啤酒原料对外依存度一直非常高,这是啤酒产业链中最大的短板。2019年进口大麦占当年大麦市场量甚至高达88%。

另一方面,中国啤酒产量已连续18年世界第一,中国早已成为世界最大的啤酒消费市场。然而,主要原料大麦自我供给不足,长期依赖进口的现状和啤酒大国地位极不相称。

中国啤酒产量 ??AFN研究院、Wind

随后,澳洲大麦丧失价格优势,法国大麦、加拿大大麦、乌克兰大麦崛起。啤麦大国竞逐中国市场的背后,是国产大麦种植面积因经济效益差带来的逐渐萎缩。

国产啤麦告急。要重建原料产业链,就要立足本地。率先看到原料危机的是世界啤酒巨头百威。

10月23日,在中国粮食生产先进县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百威与江苏农垦和农民代表一起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

农民通过签署土地流转协议将土地流转给江苏省农垦集团,实行统一栽种、统一管理的规模化种植,百威亚太采购来源于土地流转政策的大麦。江苏农垦集团在农忙时雇佣本地农民,通过土地流转与灵活雇佣,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

百威计划年采购2.5万吨大麦,合作种植的土地5万亩,惠及4000-5000个农户家庭,以提高土地的经济效益。

购买的本地产啤麦将用于生产百威旗下的江苏大富豪啤酒,实现啤酒原料本土化。

中国规划好长期方向,澳洲只能迫不得已诉讼到WTO?

6

象征意味的WTO诉讼

其实,不仅是中国早有准备,澳洲也已尽快物色好下家。

作为澳洲大麦的第一大进口国,沙特早些年颁布的《沙特2030年愿景》就给出了明确的政策支持。

该愿景旨在减少沙特阿拉伯对石油的依赖,并改善国家的粮食安全而实施的战略框架。今年,早在9月份,沙特就确定,在本销售年度来自澳大利亚的进口大麦就多达50万吨。

那上诉到WTO的意义又在哪了?

正如联邦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所言那般,“采取此举措很大程度上具有象征意义,可能需要花费数年才能解决。”

今年适逢世界贸易组织(WTO)成立25周年,但也遭受外界的关注和质疑较多的一年。

川普政府早前已通过拒绝任命新成员,实际上削弱了世贸组织负责处理贸易争端申诉的委员会,使世贸组织在很大程度上无法施展,仅将七分之一的法官留在了上诉法院。

在贸易单边化、双边化的大环境下,原本风头正劲的WTO也引发了巨大关注,以及对于贸易全球化的质疑之声。

后记

根据《全球农业供需预测》(WASDE)最新报告估计,2020-21销售年度全球大麦产量为1.564亿吨,与10月份的估计相比下降了40万吨。

与此同时,2020-21澳大利亚大麦出口量也保持稳定,达到440万吨,高于2019-20年度的320万吨。

持续增产的澳洲大麦是否能再次回到中国市场或是找到替代市场,值得我们后续的观察。


以上内容转载自亿忆网。




分享到:


上一篇:因大麦中国关税问题,澳大利亚正式向WTO提出申诉

下一篇:澳洲小麦未受中澳“贸易战”影响 出口增长实现创收